ain't no sunshine

關於部落格
喜歡的人和東西多到幾乎要眼睜睜的放棄
  • 108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入侵腦細胞

入侵腦細胞的劇情簡單普通,大致上來說是一個犯罪者把一個人藏了起來,然後大家對心靈(或者說是大腦)的攻堅。<br /><br />有些地方沒有交代完讓人覺得空空的,像是小男孩的病情以及治好與否,男孩的雙重性格分別是怎樣造成的,比起懷疑男孩的父親對於療程的不信任,我比較好奇的是男孩的母親為什麼那麼相信他;探員的心理有什麼秘密,不然怎麼會說出「從小被傷害的絕對不會傷害人」如此若有深意的話。<br /><br />這部片好像沒有一個說得上是在飆戲的演員,好像應該要很痛苦的角色都沒有那麼痛苦、該緊張的時候也沒有那麼緊張,演員的演出很平淡,只是露個臉把劇情串在一起,演得最好的大概就是開始被淹死而且從牛奶裡浮出的那個女屍,不過還是看得到他呼吸時肚子的起伏。<br /><br />裡面最恐怖的地方是犯罪者把自己吊起來,喔,那個皮被拉著延展的樣子好痛啊,其次是馬的切片。營造潛意識景象的畫面有些很好看,尤其是第一次進入地有很多牢籠的地方,每一個牢籠裡都有點異色,誇張卻是現實世界真會如此的角色扮演;在FBI要去喚醒女主角那時候的宮殿也是瑰麗異常,充滿金色、紅色和黑色的搭配,我特別喜歡禿鷹在旁邊叫囂的畫面。<br /><br />不過,有些動畫特效處理得太粗糙,就變得有點矯飾,甚至很像WINDOWS MEDIA的顯示效果,最後逆向傳輸時算是影片中讓我最失望的地方,女主角的內心給人虛偽的虛無感,以「救贖」作為概念不如「庇護」,誇張的打怪獸就更不用說了。<br /><br />看完了有點空虛,不過這個具有發散性質的題材本來就不好掌握,大概是因為我不是躺在那裡去人家腦袋裡逛逛的人,所以總覺得有點疏遠。
繼續閱讀

曖昧

我始終覺得愛情難以定義,如果是以感覺來認定,總有些模糊;以條件來斷定,又有些疏漏或是過於嚴苛。其中影響最大的必然是個人,人人有其標準,可以自圓其說,一人圓其說,一人依然可以不以為意。曖昧可以很詭詐也可...
繼續閱讀

冰箱

<span class="gray2">我大一第一堂媒介寫作概論課,走進來一位很年輕卻倉皇的人,像是某個助教要走進來宣佈教授停課,接著揹著包包、頭髮有點亂的他有點喘地問:「這一堂是媒介寫作課嗎?」<br /><br />等到一切平定,半靠著桌子的他像是在思考些東西,不發一語,然後表情像是終於下定決心丟了擬很久卻依舊無趣的開場白一般,我其實不記得他那堂課說了些什麼,只記得他開口講話前常有的思考的表情,這讓我覺得他不像教授,反而研究生的氣息很重。<br /><br />嗯,以上是題外話。<br /><br />我看過的關於愛情的作品不多,有印象的是《霸王別姬》、《冰箱》,最近比較喜歡《冰箱》,作者是柯裕棻,也就是我的媒介寫作概論課老師。<br /><br />《冰箱》是一篇以「我」為人稱敘事的短篇小說,情節簡單卻奇異怪誕,愛情表達坦白卻帶著賤格,累積生活軼事營造的氛圍冷清而哀傷。<br /><br />冷清的樣子有點像是在說風涼話,像是「我」的橘子喜歡冰箱,喜歡到面對世界末日會說:「喔,世界末日了,我看看冰箱還有什麼。然後就弄個末日晚餐。」甚至常說「涼涼的,在裡頭睡覺多好」。<br /><br />橘子心情常常不好,「我」知道他為什麼心情不好,他卻只是抱怨冰箱的嗡嗡聲,常常失眠,一失眠就出去亂走。<br /><br />簡單的得以三兩句交代完「我」與每個人的關係,「我跟橘子在一起,在一起的時候最常做的事就是逛超級市場。」,「我跟橘子在一起,不過我有時會跟蘋果手牽手散步、跟蕃茄去誠品書店、跟阿蕉去看午夜場、跟蓮霧上賓館、跟荔枝在計程車後座親熱。」<br /><br />像是冥冥中的安排,「我」和每個人的事都坦白在橘子面前,儘管對我們來說都不是出於自願,橘子不想知道「我」和別人的事,只是我在的時候心也要在,我不在的時候不干他的事。橘子看起來不太在乎,「我」反而有點受傷,真是犯賤,偷吃怕被抓,被抓後不挨罵又全身不舒服。<br /><br />「我」知道橘子很煩,不過不知道他究竟在煩冰箱還是我。想睡卻睡不著的橘子說「如果能在冰箱裡睡覺就好了,涼涼的,而且不會聽到嗡嗡聲」。<br /><br />怪誕的是橘子真的把自己冰在冰箱睡著了。<br /><br />「我們的感情是冰箱,打開來看,明亮可喜,關起門後是嗡嗡的黑暗。什麼都不會腐爛,埋在霜雪的角落。我們的感情是冰箱,有時很滿有時很空,一切都可以保存很久,冷冷的,可是很新鮮,看起來都像昨天。」「冰箱」的意義就這樣被解釋得淋漓盡致,倒也不是不好,只是讓人有種說漏嘴的悵然,好像什麼說破了,什麼趣味就無趣了。<br /><br />怪誕的是橘子真的把自己冰在冰箱裡。可能是為了讓自己在裡面很新鮮,也可能是為了聽不見惱人的嗡嗡聲可以睡得很好。<br /><br />在感情之外呵護感情,顯得只是徒然的收藏回憶,然後把回憶整齊的整理在感情中,兩個人消化著冰箱裡的東西,空冰箱空得讓人感到焦慮。恨不得可以把自己冰在冰箱之中,讓自己在感情裡面保存在讓人感覺新鮮的狀態。<br /><br />把自己冰在冰箱裡,關上門,把自己關進黑暗中無聲叨擾,跟回憶共存。感情運作的嗡嗡聲不一定是壞兆頭,只是會敏感的掛心於此,猜想冷煤的運轉失靈、冷凍庫不冷而退冰,回憶就好像因此而變質。<br /><br />她把手放在心口,說,這裡好痛。<br />我說,我知道。<br />她說,你怎麼知道?<br />因為我在那裡面。我說。眼淚沿著他的臉,向心口落去。<br /><br />兩個人面對感情,像是看著冰箱裡的材料,檢視著回憶。倘若知道另一個人在冰箱裡面,對情感如此的掛心,而且另一個人在暗中寂寞的與回憶同在,便是心痛,隔著鏡面像是同樣情感的投射。<br /><br />大概「我」真的很愛橘子,才能這麼痛苦得如此心有靈犀,不這麼矯情,就是看著一個人愛得那麼痛苦的心疼。</span>
繼續閱讀

上山打游擊

畢冊徵稿的稿子都出來了,總共有十個。除了我興致勃勃要友人吳葛屁猜我的稿子是哪件,他猜了兩件都猜錯這件事讓人有點難過外,其實沒有多餘的想法,大概本來就帶著交差的心情去做,所以有著無法解決的糟糕,也懶懶的...
繼續閱讀

政茗堤‧正鳴啼‧證明題

<span class="gray2">這次畢業紀念冊的主題叫做「政茗堤‧正鳴啼‧證明題」。<br /><br />└<br />政大依山傍水,前有醉夢流水,後有指南山麓,茶香薰陶,河堤落日。獨特的學習環境,讓政大的學生就是比別人多了一分人文氣息。-政茗堤<br /><br />大學四年的磨練,是進入職場前的暖身,政大畢業生日後在各個領域中發光發熱;相信自己,畢業生正鳴啼。-正鳴啼<br /><br />人生是一場證明題,我們在迷茫的式子裡探索,努力向前證明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抱負。找到屬於自己的公式,為的是過一場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證明題<br />┐<br /><br />耳語是「無聊的雙關」、「講了整個學校的事情」、「很無聊」。這大概很合校方的胃口,莊嚴肅穆、充滿希望,然後把所有特色都說了。我覺得可笑的地方是在於「風格請以鮮豔、明亮的色彩為基調,妝點出典雅、大方的氛圍。」,這句話說了等於沒說。<br /><br />依然借了相機去拍河堤,總是被灰撲撲天空籠罩的木柵不太鮮豔明亮。<br /><br />所以概念會是即將離開圍在堤內的政大,過了河堤是未來的世界,執行上是蔣公騎馬隔著河堤遙望,可能有點憧憬,或是悽愴。</span>
繼續閱讀

村莊裡的說書人

<span class="gray2">其實我不太懂這次雙年展的主題Dirty Yoga為什麼會譯成「[限制級]瑜珈」。<br /><br />人們對生活態度的關注,呈現在日常生活中對「欲望」的追求。人們由追求民生物資轉為渴望自然與身心健康,因此許多「活動」崛然而起,像是奧修心靈課程、瑜珈,成為一種普遍的信仰,為大眾所服膺。然而我們對這些「活動」的需求,多少表現出對於健康、美麗、年輕與財富失去的恐懼,因此,我們希望由那些活動找回身體或是心靈上的和諧與平靜。<br /><br />探索瑜珈的隱喻。在《奧修瑜珈》第九章:穿越內在的渾沌中有句話:「瑜珈意味著:從現在開始,你必須處於和諧中,你必須成為『一』。」和諧的意義是所有衝突都合而為一,而「一」便是歸於自我的中心。所以似乎可以推敲本屆雙年展的主題,以及參展作家展現出像是敵我、貧富種種衝突,而以為回歸自我中心的我們穿梭在「其中」,就像是瑜珈的修行一樣。<br /><br />┐<br /><br />裡面我最喜歡的作品是Araya Rasdjarmrearnsook的作品《村莊裡的說書人》,作品形式是剪輯過的採訪。我覺得主要的概念是「溝通」,整個過程就像作實驗一樣,採訪本身是一件表達觀點的事情,而交談是一件彼此說服妥協的觀點交流過程,其中也包括我們對於溝通的好惡。<br /><br />以溝通這件事來詮釋雙年展主題,其中的衝突是「觀點」以及我們所認為「我們的『正常』和受訪者的『不正常』」,而我們或是受訪者的中心則是對於溝通這件事的看法(像是無法說服時的厭惡感或是達成說服的成就)。<br /><br />這樣看來,其實我們跟被診斷為精神病患的受訪者說不定身處共同的混亂或是和諧。</span>
繼續閱讀

七武士

<span class="gray2">《七武士》故事的背景是一個紛亂的時代,紛亂的時代造成各家族勢力的興起與衰亡,也間接促進了家族內武士的流離。有些武士在困頓環境的逼迫下,摒棄了固有的高尚品格以及為高尚品格所養成的作為,淪為利益薰心的武人,更墮落的則成為剝屑奪取的強盜。<br /><br />這樣動亂的時代,村落便常常是強盜強取豪奪的對象。村落內專事生產的農民往往缺乏自我保護的意識與能力,只能任由盜賊奪取辛苦整年方能收成的農作。無力自救的村民只好尋找外援來保護自己的收成,在民智尚未啟迪,農民缺乏共同保衛意識時,他們所尋求的保護僅僅就是身懷武藝的武士。<br /><br />武士接受農民所釋出的不算優渥的條件,僅僅是白米飯以及住所,以現今的角度來說就只是生活之必需。以這樣的角度看來,武士接受委託的原因似乎就不是農民所釋出的條件,而是出自於鋤惡扶弱的高尚情操,或者是感念於同袍情誼,富涵英雄惜英雄之意味。村民原本期望的只是武士的庇護,然而武士帶給他們的其實更多,考量農村的地理環境來設計戰略,訓練農民在戰略位置發揮功能,讓整體戰力增加,彌足珍貴的是武士讓農民有自我保護的意識。<br /><br />影片當中,導演想要刻畫武士性格的意圖非常強烈。人物中勘兵衛、勝四郎、菊千代、九藏有較為吃重的戲份,讓觀眾對人物性格有鮮明的印象,其餘三人也可以在角色互動間,讓人發現他們的性格。比較特別的一點是武士的出身其實不是完美的,像是勘兵衛的身分只是個因戰敗而落魄的武士,即使身懷絕技卻依然只能流浪於市井間;菊千代也並非文武德兼備,甚至在起初沽名釣譽的竊取衰敗士族的名字,從頭到尾也像是有勇無謀的莽夫。<br /><br />劇中武士角色不論出身或是家室皆並非完人,然而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導演所要表現的崇高的道德(或者可以說是武士精神)。<br /><br />導演在劇中將武士與農民做了對比。武士彷彿是為了亂世而生,可能有掀起波瀾或是平定亂世的使命;而農民在亂世只是犧牲品,對於掠奪他們無力反抗。兩者所追求的事物也有很大的不同,武士所著重的似乎是精神層面,像是光榮的戰死或是追求正義公理,而農民所關心的只是今年的收成或是家事,這兩者的分別不僅在於精神及物質,同時也突顯了公義與私利。<br /><br />劇末,農民歡欣浸淫在新春的播種時,對應佇足於武士之墳的勘兵衛。「最終農民是勝利的!」這句話似乎說出了武士貫徹武士精神時所感到的孤寂與悲涼,彷彿孤身獨行於武士之道。</span>
繼續閱讀

廣告二十

這門課的組成像是秘密集會結社的黨羽,滿腔熱血的吳小剛號召、受到感召的自願修課同學,也因為是吳小剛,不然別的老師開課可不一定有如此光景。<br /><br />廣告系今年滿二十週年,循例逢十的活動要辦得比較盛大,系上有三個教授分別負責學術研討或是活對策劃宣傳,其中一位是吳小剛。這門課對廣告二十的意義在於由學生來對活動主題以及活動策動作規劃,強化師生合作,即使這個活動是由系辦公室所主導,學生在其中的比重增加。<br /><br />星期一晚上是對主題的發想,需要設想的層面包括主題、TA。有些主題聽起來有趣,如果單就「二十」去想,可能的問題在於「生日」這個概念就不見了,有些做到了與「生日」的聯結,卻失去了「為廣告系量身訂造」的感覺。似乎沒有一組百分之ㄧ百做到三方的聯結,那麼比較好的方式是不是決定這三者訊息的比重,來策定主題。<br /><br />其次,各組間比較大的差異在於TA的選定,有選定業界作為主要TA、有些則選定系友,更有趣的是大三生對TA的選定多為後者,大四生則比較偏向以業界做為主要TA,像是由走在邊邊(註)的焦慮感而生。<br /><br />各組對於這次報告的認知有很大的不同,有些專注於主題的發想以及解釋TA的選定,有些則是太重於後端的執行末節,所以很像在搞笑。而且我覺得班上企劃跟執行的區隔好明顯,如果分隔開的話可能會有效率得多。<br /><br />不知道為什麼,打到這裡我一直想到撒尿牛丸。
繼續閱讀

1103廣告節

<span class="gray2">每年十一月第一個星期五叫做廣告節。在今年就是1103。<br /><br />當初是因為好友有點衰的當其中活動的負責人,為了聲援他以及多少支持一下第一屆的舉辦,所以花了兩百元答應在當天去台北縣政府集會堂幫忙叫囂。不過事實是本少爺重感冒,別人在歡呼尖叫,我只能一直咳嗽。<br /><br />花了兩百元得到一件黑色T恤,上面用金色、銀色水鑚拼出1103的字樣,還有五個造型大小不等的徽章,然後是一個摸彩機會、一個福袋。<br /><br />對整個活動的印象是「亂」。主持人是郭子乾和寇乃馨,少不了悶鍋風格的模仿橋段,其中的笑點不是在於他們模仿得很像,而是與觀眾的互動(像是丟筆筆被丟回來)。然後頒獎與致詞都無法避免的非常無聊,而且流程非常的不順。<br /><br />創意進場好像可以顯現出每個廣告從業單位或是學校廣告系的性格,以廣告系來說,輔大和文化的同學真是熱情,而且可以扮醜也敢玩超級變變變扮成菜市場的三牲及素果。不過有些想得到的東西好像差不多,忍者、黑澀會美眉。我覺得好笑的地方在於,上台已經是一件令人困窘的事情,還要很不堪的樣子,其實很無奈吧(大概可以算是業務壓力)。<br /><br />顛覆廣告是比較有趣的地方,印象最深刻的是顛覆猩猩廣告,真的是瘋了,現場丟香蕉,除了違反不能飲食就算了,香蕉滿天飛,砸到爛掉或是果肉四濺的香蕉讓管理員看到會火大。<br /><br />AD MAN BAND表演不錯,不過拖太長,而且裡面有一堆歌我會唱,有點像是大老們在台上自嗨,然後文化和輔大的學生依然熱情,鼓掌打拍子、帶動手勢,我們學校的學生坐在後面癱軟在椅子上,一直碎嘴。<br /><br />所以抽獎和頒獎感覺都好像不是我們的事情一樣,都是廣告,感覺與大家的距離感還真大,也因此被安排在最後面的座位(嘆)。</span>
繼續閱讀

關於打扮

這個城市的流動很封閉,車輛行人穿流不息,卻只是來來往往,偶爾可能轉個彎、換條路,起點終點仍然只是原來兩地。開放的流動似乎只有類似風潮的東西,從美國吹進街頭嬉哈,或是日系風格流進這城市。

好像這一陣子流行什麼,就會看到一堆的什麼出現在這個城市裡,這彷彿讓我們的成衣工業變得很輕鬆。什麼衣著的版型都一樣,只是壓印在上面的圖案不同,這樣說或許有點偏執,我們好像買不到穿起來合身的衣服,所以要不就穿得鬆鬆垮垮的或是讓很緊的衣物綁在身上。好像看不太到我們裝扮的異質性,只是身上的圖案在換來換去。

在這個城市裡,長什麼樣子好像有個樣版,衣著樣貌不一定只攸關美麗,其中可能是對時空的想像。

可能只是某個教主似的人物,造型模樣引起模仿,即使不同於本尊模樣,對不同個體而言彷彿也有像是化身的滿足感,所以可以清楚感覺到潮流淹湧在城市每個角落裡。有時候亦是懷想復古浮誇衝突於現代簡約,亦是穿戴海邊艷陽夏意穿梭於城市街頭人潮洶湧,或多或少承載了一些舊時風格,簡單的說,或許只是踏著夾腳拖鞋嚮往夏日的南台灣海邊。

每次出門前在穿衣鏡前的心情好像就只是在投射別人,我們在鏡中比較希望看到是今天用髮臘抓出的頭髮有沒有誰的影子、或是金屬配件的搭配像不像是什麼人的風格,反而不是看到自己,在這樣追求認同的心態下,裝扮這件事好像沒有那麼開心,只是成功不成功或是適合不適合。


所以當你卸下一整天的裝扮,那個在鏡中的才是真正的自己。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